您的位置:首页  »  纯洁的尽头




.
  一个人生出来,是不是一定会有某种倾向?
  一个人生出来,是不是真的很纯洁呢?纯洁一词到底是什么意思?
  对於第一条问题,我只可以答:「我生出来就已经有着於常人不同的本性。」
  而第二条问题,我母亲曾经告诉我,在我婴儿时,一穿着一件很清洁的衣服的话,我就会想尽办法去弄污它。
在年纪尚小时,也发生同样的情况,不喜欢穿着一件乾净的衣服。甚至,我不喜欢他人穿着乾净的衣服,尤其是女
孩子,我也会不顾一切去弄污她们纯洁的衣服。
  当然,我经常也因为这样被老师逮住了,令我母亲多次来学校了解我的情况,结果一次见完不到三日又见一次。
母亲曾经带我去看医生,可是医生说我健康相当正常,不论在心理上或生理上,当然,在我离去前,我也会弄污医
生的衣服。
  至於第三个问题,我真的想不到它的意思,是指本性吗?可是人从出世开始,他们的性格﹑价值观和欲望不断
随着年纪的增长而去改变。是指无机心吗?机心也是内心的欲望的一种,假如忠於自己的欲望是一件污秽的事,那
违背自己的欲望是不是一种虚伪的行为?
  对於第三条问题,直到我中五前,也找不到答案,的确,我的中五生涯尤我有很大的转变。我明白自己真正的
本性,也明白自己为何有这种倾向,也明白什么才是纯洁。
  中五那一年对於很多学生来说,是相当重要的一年,因为是选择就业或升学这些人生问题。我当然不例外,一
直以来,我只顾着学业上的问题,完全没有思考过人生的问题。这一年真是令我相当徬徨无助。我没有朋友,所以
我没有可以将我的烦恼倾诉的对象。
  我坐在学校操场的石阶上,看着很多学生仍忘我地嬉戏,包括今年要面对人生问题的中五生。他们若无其事的
在操场上打球﹑泡女生。究竟他们有没有想过将来是怎样,抑或是自己太紧张呢?
  突然间,有一样东西令到我将视线放在那里,那是我们学校的校花李惠绢,穿着蓝色旗袍的学校校服的她,有
着乌黑亮泽的长发外,还有长得像鹅蛋的脸儿。
  除了她的外在外,她的内在更加不得了。虽然她今年是中五学生,可是她爸爸是校长,妈妈是老师的关系,根
本是内定她可以原校升中六。除此之外,她是学校里的模范生,尤其是在学业上,她展示出她非凡的才能,每年为
学校拿到不少奖项。
  我起初不相信会有纯洁无瑕的人出现,但当我见到她后,就知道世界上真的有这种女人存在,无论外在内在,
她都是那么纯洁无瑕。
  看着她走过的一刻,我真是被迷得忘了时间的流逝,她的一举一动都佔据了我的每一寸神经。就算到了她远离
我视线的一刻,我都没法令到我的灵魂归位。
  她刚才只在我眼前一瞬间走过,就已经将我的思想带走了,包括我之前仍在烦恼的事情,在我回复意识后,什
么烦恼也抛开了,看来她真是一只天使,一只我永世也不能得到的天使。
  上课的钟声又响了,沉闷的课堂又到了。在课堂中,看不到天使的我变回无精打采,这一课我真是很想睡,可
是我不敢睡,原因这课就是天使的母亲李太的课,她是学校的训导主任,很多学生都吃过她的苦头。
  李太的容貌和惠绢比较的话,见过惠绢的人一定会觉得李太是丑女,原因不在於李太真的是生得丑,而是她的
女儿太美了,就像白雪公主和她的后母皇后一样。
  另一个原因,可能是她年纪大了,饱经风霜,令到她的体形看上去有点瘦削。容颜则保养得非常好,一个四十
多岁的老师看上去,是和一个三十岁的妇人无异,而且除了有着成熟美外,板起面孔的她还多了一份冷酷美。
  不过,我对眼前的皇后没有兴趣,因为我的意志正和饭气攻心的睡意作出强烈的斗争,我的神经不断要拉着沉
重的眼皮。
  可是,我最终敌不过睡魔的召唤,缓缓的垂下了自己的眼皮,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在梦中,我隐约见到一个女人的背影,上前一看,原来是我的天使李惠绢。我看到她正在脱掉身上的校服,只
剩下纯白色胸罩和内裤。
  有沾污纯色东西欲望的我,自然有着想沾污它们的冲动。正当我想走上前时,接下来的境象吸引了我。
  她双手伸向她胸罩背后的扣子,温柔而迷人的解开了它,整个雪白无瑕的背部展现在我眼前。她的背部很白,
没有任何胎记在上面,甚至一粒墨也没有。
  这样无瑕的肉体令我有另一种欲望,它驱使我伸手去抚摸它,正当我快可以一尝抚摸这么雪白而幼滑的背肌时,
一把外来的声音将我拉回现实。
  「程智杰,你给我睡到何时!还不快点起来,现在是上课时间。」这把严厉的声音使我缓缓的坐回身子。
  睡眼惺忪的我根本记不起正在上课,擦着眼睛说:「干什么吵醒我!」
  我一说完这句就记起我正在上课,而且是训导主任的课心知糟糕了,我刚才向她恶言相向。
  结果,我的下场就是要在教员室门外罚站到放学为止,对於她给我这个惩罚,真的是份外开恩了,平时遇到这
种情况,最少都要站到5点,即是一般日校学生最多能逗留在学校的时间。
  罚站中的我没有像一般被罚站的人那样,东望望,西望望,因为有一样东西将我带进另一个世界,就是刚才梦
中令人忘不掉的惠绢身体。
  她的身体深深地印进我脑海中,在幻想期间,我感觉到自已的阳具变大和变硬,令到它在我裤档中形成一个大
帐篷,也令我相当难受。
  想像她雪白的背部,摸上去一定好滑,而且单是看她的背部,就有种令人想冲上前的冲动。
  我心里面有个疑问:「为什么我想冲上前?我冲上前之后,又会做什么呢?」